女孩迪拜“淘金”中秋对她们有着更特别的意义

迪拜 2018-10-13 15:47:08

  迪拜,这里有着距离天空最近的人类建筑,繁华的都市在沙漠和人工岛上拔地而起。坐拥石油资源,让这里和财富紧密联系,吸引大批外国人来这里“淘金”,80%的人口都是外国人,其中当然少不了中国人勤劳的身影。中秋节之际,紫牛新闻记者联系采访了两位在迪拜工作生活的中国女孩,她们中有阿联酋航空的空乘、有独自闯荡出商业天地的白领。在这个很少有女性工作的国度,她们带来了东方女性特有的智慧和勤劳。 紫牛新闻记者 刘浏

  盈盈是个活泼开朗,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南京姑娘,两年前,去迪拜工作从未出现在她的职业规划中,一次和男朋友吵架,她赌气般冒出想法,世界上最远的工作在哪?正巧阿联酋航空在招聘,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面试,学英语专业的她几乎没遇到什么挫折就被录取了,来到了这个遥远的中东国家工作。

  在她看来,这份工作的门槛似乎并不难,但超出的辛苦是在日积月累的工作之中。“当时培训了几个月吧,学习各种知识,很快就投入工作了,但是刚飞了两个月我就打退堂鼓了,特别想回来。”高强度的工作让她有些吃不消,不过不甘心几个月培训的付出,倔强的她还是了下来。如今当时的男朋友也成了老公,两人聚少离多却也十分默契,“我先生并没有介意我这份工作,相反他觉得能满世界飞是件很酷的事,而且作为家属他也有航空公司的福利,很低的价格就能乘坐飞机,能经常来迪拜看我,也觉得挺好。”

  盈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自己所服务的阿联酋航空有2万多名空乘,其中约有七八百名中国籍空乘,主要在中国往返中东地区和非洲的航班上工作。

  “航空公司有要求,飞机上要配备有乘客母语国家的空乘,以便遇到紧急情况能第一时间进行交流”。她一般工作的航线名空乘。上海飞往迪拜的8个小时50分钟时间里,除去起飞降落的50分钟,约有480分钟,在这整段旅行中,他们服务每位乘客的平均时间约为1分钟。“以前坐飞机的时候,觉得空乘也没什么事嘛,自己干了这份工作才知道,原来整个飞行都是在干活,是个完全的体力工作。”机舱里有说西班牙语的、印度语的、中文的、英语的,整个组像支多国部队。而整个阿联酋航空则有着120多个国家的空乘雇员,2万多名空乘,其中拥有阿联酋国籍的本地人只有17个。阿联酋当地人几乎没有人做服务性工作,迪拜80%的人口都是外国人。

  盈盈和先生在迪拜市中心买了一套公寓,用她的话说,两人这些年来一直特别喜欢迪拜塔,所以立志买房要买在能看见迪拜塔和喷泉的地方。房款换算民币大约在300万左右,其中一半贷了款。盈盈告诉记者,当地的房子并不是特别贵,甚至近些年都还在跌价,所以买房的中国人并不算多。“怀孕期间我停薪留职的,生完孩子公司有45天的带薪假期,我并不能像国内工作那样休息那么久。买房也是为了早点把孩子接到迪拜。”

  在迪拜的生活对盈盈来说,除了每天五次能让她感觉到不同,这里和任何一个国际都市并没有太大区别。“迪拜的本地人比例很小,所以生活的圈子几乎都是各个国家来打工的外国人。”每个月没有飞行任务的8天里,她会约上空乘朋友去市中心逛逛街,喝个下午茶,或者去自己最喜欢的海边走走,其他时间都宅在家里。

  媛媛是浙江义乌人,任何一个中国人都知道这个城市在国内的意义,而她更是将这个中国城市生产的首饰装点到了阿拉伯人身上。经过近十年的奋斗,她成为迪拜最大的消费级首饰供应商,当地接近70%的首饰都来自她的贸易公司。

  大学毕业后,她选择来到遥远的中东,并非看上这里的薪水,主要是想拓展自己的视野。在做了一段时间的销售之后,她开始着手自己的贸易。“我把当时所有攒下来的钱租了个小店面,然后开始着手进货。”回到义乌,媛媛身上几乎没带什么钱,哪家工厂能欠货款她就进哪家的货。“当时也是一家家去谈,把我的想法告诉老板,因为也是本地人嘛,有愿意相信我的就给我供货,只要付个定金,我就能把货拿到手。”回到迪拜,媛媛在朋友家借住,虽然时常连自己房间的1000元租金都付不上,但是她把成箱的中国首饰工艺品带到了这个沙漠国家。阿拉伯人平时长袍加身,衣服上很少打扮,心思则都用在了穿戴的首饰上。并非所有人都能买得起价值连城的珠宝,退而求其次就会选择媛媛的产品。

  当地的气温时常可以超过50℃,媛媛一般选择在凌晨5点出门送货,9点之前回到自己的店面开门。这么干了近一年,她才开始给自己找帮手,并慢慢扩充员工的队伍。

  在迪拜近十年时间,媛媛却并没有熟练掌握当地的语言。“在阿联酋,女生是不能和当地男性过多交流的。”媛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因此她的阿拉伯语几乎无从练起,和当地人很少交流。由于文化差异,阿拉伯人中做生意的女孩子非常少,女性做生意会遇到一些尴尬,在和当地男性的交流过程中也很容易引起误会。

  如今媛媛有一个欧洲籍印度裔男友,对方思想很,非常支持她做生意。她也准备转型自己的业务,从做贸易到做自己的品牌,打算在阿联酋做相关的电商。

  今年中秋,媛媛照例回国,主要是为了和家人团聚。近十年的异乡生活,中秋团圆对于媛媛来说有了更多意义。“每年无论在迪拜还是回家,至少会和朋友家人吃个饭,这是基本的仪式感吧。吃月饼的习惯也一直都有。”媛媛告诉记者,以前还是会思乡,妹妹妹夫在迪拜时,会一起拜盘、拜月。

  媛媛认为,在国外打拼的日子里,亲情的范畴被扩大了。“在异乡做生意,和伙伴朋友也像亲人一样,大家相互帮助着生活。”迪拜的中国人过中秋有着各种活动,节目很多。“当地有着丰富的华人圈子,美食、骑马、潜水等等,他们都会组织中秋节的活动,毕竟中秋这个概念在华人的血脉中,还常重要的一笔。”媛媛说。